孤岛求生:伦敦最 “臭名昭著” 足球俱乐部的今天和未来

当你告诉狮子军的球迷你准备写点关于米尔沃尔足球俱乐部的东西时,他们一定会率先(当然是礼貌地)警告你,别再喋喋不休那些关于俱乐部负面形象的陈词老调了。多年以来,球迷们早就厌倦了尼尔球场(The Den)内外的老丑事永不休止地登上版面 —— 记者们都为米尔沃尔的过去大呼过瘾,却对俱乐部的现在与未来却几乎充耳不闻。

通常来说,关于米尔沃尔的文章要么是不厌其烦地重复 “克尼尔沃思路惨案” 的种族之殇,要么就是老生常谈1977年那部纪录片里爆出的俱乐部极端球迷的丑闻。这些污点,当然要归咎于俱乐部社会工作部门的不作为;然而尽管关于米尔沃尔足球流氓的文章到处都是,我却对这些内容一点提不起兴趣 —— 因为这支球队的现况更吸引我。

如今,米尔沃尔最有趣的地方在于:这家俱乐部似乎真正地找到了自我。虽然这显既独特又夸张,却足以会让伦敦每一位足球迷们打起精神。事实上,米尔沃尔的未来,是每一位伦敦球队的董事会成员、投资者、甚至俱乐部老板都该紧紧盯牢的。我不是在危言耸听,米尔沃尔本身,也许正是伦敦岌岌可危的足球环境的最直接体现。

米尔沃尔已经近乎一座孤岛。一位毕生忠于球队的球迷最近跟我提起,说他们这些球迷也已经转为一种 “岛民心态”,并逐渐融入了血液之中。从历史上说,这一地区处于伦敦东区的恶犬岛(Isle of Dogs)区域,这名字本身听起来就有一份孤岛的意思。也许是为了更合其字意,尼尔球场搬迁后就坐落在偏僻幽静的新十字(New Cross)站,被铁轨、栅栏、石桥和工业区与世隔绝开来,身处繁华都市背后的遗忘角落。

至于米尔沃尔队的现状,也与之前提到的那些铺天盖地的俱乐部负面丑闻关联紧密。很大一部分球迷觉都得,这家俱乐部的身份与名望在过去的几年间遭受着不断的打击与诋毁,而球迷们的 “岛民思想” 则促使他们想要更好地保护球队。当他们引吭高歌经典名句 “没人疼没人爱,我们却一点也不在乎”(No one likes us, we dont care)时,恐怕也是在向媒体传达着这种思想。米尔沃尔的球迷早就厌倦了无止尽的 “纪录片” 式攻击,厌倦了 被当作所谓的 “社会学研究” 对象。依我看来,米尔沃尔球迷对新球迷还是很热情欢迎的 —— 不过老实说,因为那些老掉牙的丑事,他们也并没有太多的新球迷可以欢迎。

几天前,我在贝肯汉姆(Beckenham)地区找到了一位米尔沃尔的老球迷,叫皮特·加斯顿(Pete Garston),和他好好地聊了聊这个问题。说到狮子军球迷的现状,他提到虽然被下达 “严禁入场看球” 禁令的米尔沃尔足球流氓正逐年减少,不少球迷也开始着手做起了慈善,不过媒体却仍然只对在球场上寻觅那种 “70年代风格” 的流氓暴行或者种族歧视感兴趣。

为了在俱乐部最艰难的时刻与球队共生死,皮特常和俱乐部探讨如何把球队带向更好。他指出,米尔沃尔虽然已经进入“向种族主义亮红牌”的名人堂,却还是非常难吸引任何除英国本地人以外的球迷。“因为我们在外界眼中并不是善茬儿,媒体迂腐的认知和不停地传播,使人们对现今米尔沃尔的实情毫无知晓,” 他说。“但是如果你带你的朋友来到尼尔球场,你们一定会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皮特(坐者)在观看米尔沃尔的比赛。作为球迷董事会的代表,他每天都要处理各种球迷们关心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米尔沃尔队境遇如此有趣的原因。米尔沃尔的 “孤岛化” 有很多原因,他们也有着独特的 “麻烦” 气质,致使自己无法吸引大手笔的经济投资。俱乐部的孤岛属性因为其狼籍的名声还在逐步扩散,也就此成为了一个恶性循环。然而事实是,似乎伦敦的每家俱乐部都有着类似的问题,而米尔沃尔只是其症结的终极体现:一个本地的低级别联赛的球队,要如何避免在伦敦沦为孤岛?

广为所知,每家球队都需要源源不断的新球迷来维持俱乐部的健康:门票、纪念品、赞助商和广告运营,都是基于球队良好的运转、基于球迷一个个地不停涌入而实现的;然而残酷的实情,却是球迷们正逐渐迈出球场。无论在哪儿(伦敦尤甚),英超的王者地位都无可撼动,富得流油的世界级豪门切尔西、阿森纳、托特纳姆热刺守着伦敦的大门,再加上曼联和利物浦这样的巨人在首都也不乏追随者,这都导致绝大多数的伦敦本地球迷几乎都不会在低级别联赛的本地球队主场门前哪怕徘徊犹豫一下 —— 无论是富勒姆、女王公园巡游者、查尔顿还是莱顿东方,没有一家球队能在周末把自己的主场塞满。

在由英超所霸占的电视转播频道的巨大魔爪之下偷生,确实是俱乐部的一大难题,然而这也仅仅是本地小球队所正面临的两大威胁之一。如果说米尔沃尔是这种孤岛问题的放大化案例的话,同时他们也是另一种威胁的典型研究对象:当球队的周边环境发生戏剧性的变化时,会对俱乐部产生什么影响?

新十字地区可能是现今伦敦较为僻静的角落,然而这一状况似乎并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这里处在交通中心覆盖的范围之内,因此显然是一个适合再开发利用的准黄金区域。政府可能会做的,只是仅仅改善下当地的环境,而他们更可能、也更有兴趣的,无疑是兴建全新的高规格房地产项目 —— 离这不远的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 and)里众多的年轻白领,正是他们的潜在客户。

尼尔球场外关于尼尔·哈里斯(Neil Harris)的涂鸦,他是米尔沃尔俱乐部历史的进球记录保持者,也是如今这家俱乐部的经理。

无疑,米尔沃尔会在第一时间亲身体会到这种再开发所带来的威胁。尼尔球场周边的土地开发项目已经进入实质性的阶段,交通轨道和换乘中心的延伸,似乎将使得尼尔球场直接处在了一片高价地块的核心部位。俱乐部的高层已经对此深感忧虑;同样担心的,当然还有狮子军的球迷们。

乍一看,新十字地区大面积地涌入新人口,似乎会对俱乐部的发展有利,然而随之而来的负面影响也并不难发现:这些新涌入的人口和米尔沃尔俱乐部以及邻近社区毫无情感关系,而地理上的碰撞所造成的高租金和高房价,却是难以预测的 —— 谁知道他们将和本就栖息于此的球迷发生怎样的故事?也许还会导致俱乐部那令人难堪的形象问题再次浮出水面呢?

为了更好了解米尔沃尔球迷对尼尔球场周边再开发(他们管这叫 “乡绅化”)的看法,我和来自独立杂志《冷风机》(Cold Blow Lane magazine)的编辑尼克·哈特(Nick Hart)会了面。尼克告诉我,尽管新十字区历史上一直被称作 “伦敦被遗忘的角落”,但无疑重大的变化也即将到来。

“当大量英镑开始涌入,当交通线路与伦敦实现接轨,以 ‘米尔沃尔球场景房’ 为卖点的公寓和住宅将在四处拔地而起,” 他告诉我说。不过我很难想象年轻的白领们会对此感冒,特别是当米尔沃尔的死对头利兹联或者西汉姆联队气势汹汹地带着自家球迷做客来访的时候。

“我们有点像小岛上的工人阶级,固执地热爱着传统英国足球,虽然我也不清楚我们还能将这些保持多久,” 尼克继续道。“你能想象这样的场景吗:当米尔沃尔正与死敌利兹联血溅尼尔球场的时候,不远处的某个阳台上,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正和一个好像从60年代穿越过来的女士悠闲地喝着咖啡,翻着《卫报》(The Guardian)…… 我反正无法想象有谁会因为这个买房子。”

所以说,貌似位于新十字区的米尔沃尔已经站在了一个切实存在的 “十字路口”:是想办法在全新的伦敦生存下来?还是让老血统的球迷也随着自己一起消失殆尽?与此同时,米尔沃尔在世间的名声和糟糕的形象,也势必将对此再次产生影响。

然而,这一问题也是每个伦敦足球俱乐部都不得不要面对的。当政府决定将这个地方改造得天翻地覆、当球场外的停车场变成了高级不动产项目的时候,一家球会又该如何顶住经济的压力、延续传统、并且发扬壮大呢?这一切,都要在英超联赛那被巨大财富笼罩的阴影下得到解决,然而却恐怕没有简单的答案。

总而言之,米尔沃尔的独特现状反映着所有伦敦低级别联赛球队摆在眼前的顽疾。狮子军的公共形象虽是一家之苦,然而吸引新球迷乏力却是各家球会难念的经;新十字地区的再开发是米尔沃尔独自面临的难题,然而房地产市场的魔爪可不是蔓延到东南伦敦就会罢手 —— 也许米尔沃尔摇摆不定的现在,便是其他首都球会风雨飘摇的未来。仔细盯好了,一切都远比你的想象得更汹涌澎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当你告诉狮子军的球迷你准备写点关于米尔沃尔足球俱乐部的东西时,他们一定会率先(当然是礼貌地)警告你,别再喋喋不…

当你告诉狮子军的球迷你准备写点关于米尔沃尔足球俱乐部的东西时,他们一定会率先(当然是礼貌地)警告你,别再喋喋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