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彻斯特 在迷离、刚硬与平静之间

曼城的雨还在下,我想起年少离开的中国南方小城,更加懂得“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滋味。酒吧夜晚的疑惑得到某些解答,人容易被异域环境的丰富性迷惑,平静才属于大多数人的生活,包括曼城

从曼彻斯特驶来的火车晚点了三分钟,播音员在广播里道歉,语气认真地调侃着妨碍火车运行的天气。目的地是阴雨天。

这趟快车走的是利兹通往曼城沿途风景最好的线路。穿风衣的姑娘Evonne侧身退了退,让拿着咖啡的我坐进靠窗的位置。阳光在窗外逐渐退去,火车掠过大片原野和草地,层层阴云压下来,整幅画面一下让我联想到梵高笔下的麦田。

曼城就落在这样的平地里,准确来说,盆地。城市北方和东方毗邻奔宁荒野,南面是同样坦阔的柴郡平原。经过一路山线的绵延,列车一个小时后抵达维多利亚站。刚一落地,稠密的冷湿空气扑了过来。

我哆嗦着灌完最后一口热咖啡,打算先去最近的科学与工业博物馆。市中心位于艾威尔河东岸和默西河北部,靠近麦诺克河和埃瑞克河的汇流处,风自哪方来,都能捎带丰富的水汽。本地人认命般裹紧自己的大衣。

赶路途中才看见来时的火车在市中心的拱桥上穿城而过,原来我早已跟列车一起划过了这座城市的心脏。

有轨电车开过两条街,抵达博物馆时天终于泛了些蓝色。展览馆本身多处是旧厂房的遗址,展区门口伫立着一幅巨大的彩色宣传牌,油彩艳丽,与上世纪美国夸张的广告画报风格相类火车头、马、人牢牢占据着视觉重头,比例上与后面的拱桥放在一块很不合理;却又特别合理地让人窥见了那个年代的热烈。

博物馆外侧的巨型油彩宣传牌,前方是曼彻斯特至利物浦车站的原址,这是世界上第一条实用交通轨道

牌前保留的正是1830年建成的世界第一条实用交通轨道的一部分曼彻斯特至利物浦车站原址。一段单行的轨道笔直向前,一列蒸汽机车停靠在铁道的终端。黑铁的质感未被年代封印,甚至与这个城市保持着某种协调,仿佛仍在等待随时发出的鸣笛。当年,上万吨紧实的棉纺织品就是从这里出发,运往30英里外的利物浦,再由默西运河上的货轮通往更广阔的海路,抵达不同国家。

曼彻斯特天生附带新工业开源地的决断手腕,在伯明翰等英国传统工业城市仍然为是否采取新技术而犹豫不决时,曼彻斯特的棉纺织业已迅速将一系列新技术运用于生产。18世纪60年代,兰开夏郡的纺织工哈格里夫斯发明珍妮纺织机,18世纪80年代,英国第一家棉纺织厂就在曼彻斯特诞生。到1830年,曼彻斯特的棉纺织厂已达99家,产量占英国棉纺织工业的近50%。

演示区内陈列着蒸汽机时代应用最广的机械纺织机(还原版),左边的素描描绘了当时工厂的运转景象

人群也在聚集,前后不到一百年光景,曼彻斯特人口就从1750年的一万七千人剧增到1835年的30万人。曼彻斯特成为名副其实的工业革命重镇。曾几何时,世界的“工厂”是英国,英国的“工厂”是曼彻斯特。

这一切也为一个隔海相望的东方国度埋下伤痕的伏笔。暴风雨来临的前夜,东方仍送上了线年,赴欧洲考察的官员斌椿在《乘槎笔记》中写道:“此地人民五十万,街市繁盛,为英国第二埠头。中华及印度、美国棉花皆集于此。所织之布,发于各路售卖往织布大行遍览。楼五重,上下数百间,工匠计三千人。棉花包至此始开。由弹而纺、而织、而染,皆用火轮法&he

曼城的雨还在下,我想起年少离开的中国南方小城,更加懂得“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滋味。酒吧夜晚的疑惑得到某些解答,人…

曼城的雨还在下,我想起年少离开的中国南方小城,更加懂得“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滋味。酒吧夜晚的疑惑得到某些解答,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