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帮低迷两闸反复试错弗利克的德国队开倒车

继3月底在客场1比1打平荷兰之后,德国队又在新一届欧国联小组赛首战客场1比1言和意大利。表面上看,尽管没有赢,但考虑到对手可是堂堂“克星”,而且还是客场作战,结果完全可以令人满意了。然而,当你发现这支意大利比一年前欧洲杯上夺冠的那支更加令人陌生,球员更加叫不上名字、对不上号码,你就会不禁开始怀疑德国队在弗利克任内依旧保持不败的成色。

在这90分钟内,如果不是转播画面经常切给弗利克特写,你或许会以为教练席上坐着的依旧是勒夫,尤其是任期最后那几年的勒夫。因为这支德国队在进攻中节奏缓慢、配合断断续续,没有冲击力和立体感,防守更是形同虚设,边路一对一防不住,两名中卫之间缺乏默契,中前场也缺乏侵略性,跟2018年世界杯和2020年欧洲杯上的德国队,压根没有本质区别。

德国队表现得如此令人失望,存在诸多客观因素。首先,在一个疲劳的赛季之后,在球员本该跟亲友团聚或者外出度假的日子里,安排连续4场欧国联小组赛,实在是很难令球员提起精神。这不,欧国联首轮就冷门迭爆——法国、比利时、克罗地亚都在主场输球,而与德国同组的英格兰则在客场0比1不敌匈牙利。

德甲常规赛3周前就结束了,英超和西甲也在2周前落幕。而对于拜仁球员来说,他们的赛季甚至在4月中旬被比利亚雷亚尔淘汰出欧冠之后就早早失去了意义。众所周知,拜仁今年以来就没踢过几场好球,从2020年8月的欧冠八强战开始一路积累下来的比赛负荷已经严重超标,身体的疲劳和心理的懈怠只能通过一个没有大赛的暑假才能缓解。尽管弗利克在5月下旬拉着大队去了西班牙马尔韦利亚集训了6天,但只是治标不治本,球队在博洛尼亚所展现出来的战意和状态严重不足,何况弗利克还安排了多达7名拜仁球员首发。

德国队本场的首发11人里面,只有克雷尔、吕迪格、亨里克斯和韦尔纳不是来自拜仁。

我们当然可以事后诸葛亮,认为弗利克本不该让那么多状态不足的拜仁球员同时上阵,而应该多派点其他俱乐部的球员,尤其是更有活力的新人。但是,对手毕竟是意大利,弗利克排出心目中最强的阵容,安排自己最熟悉的那批球员打先发,也是完全合情合理。假如他真的排出一支半主力、半替补的球队,然后场面更糟,甚至被这支新意大利打得落花流水,到头来他的责任岂不是更大?而且德国队要在11天内连踢4场比赛,没有一场是好打的,弗利克肯定会大幅度轮换——7名拜仁球员同时上阵,或许仅此一回。新人究竟靠不靠谱,接下来的比赛自然可以见分晓。

另一个主要的客观因素,应该是对手着实令人陌生。毕竟这并不是大赛,弗利克和他的球探团队对于这支全新组建的意大利队,很难研究得很透彻。对于个别对手的技术特点,德国队球员恐怕是不了解的,尤其是像替补登场上演处子秀的尼翁托,这位年仅18岁的科特迪瓦后裔甚至都不是意甲球员,而是效力于布赖滕赖特执教的瑞士超冠军苏黎世!

还有一个客观因素,就是博洛尼亚的雷纳托-达拉拉球场的草皮质量并不理想,对于德国队的地面推进造成了较大影响,防守时也经常出现一个急停或变向就脚底打滑的情况。基米希赛后还指出,当地天气的湿度比较高,“我们并不习惯。”

找完了借口,就得从自身找问题了。首先是拜仁帮的低迷,直接造成了德国队打不出弗利克想要的进攻场面。因为除了中锋韦尔纳,中前场的其他5名球员全部来自于拜仁。

怎样的进攻才是弗利克想要的?参照三冠王赛季的拜仁,又或者是去年9月初主场6比0大胜亚美尼亚的那场世预赛。进攻快速、直接、主动,无论倒数最后两传还是临门一脚都坚决果敢,丢球后则要迅速就地反抢,尽可能在进攻三区内就完成防守。然而,出现在博洛尼亚的这支德国队几乎看不到一丁点儿弗利克足球的影子。

弗利克在赛后也毫不掩饰地指出:“第一刻钟踢得还可以,但之后我们就再也找不到空间了,出现了很多错误,丢掉了节奏,让对手鼓起了勇气。我们速度不够快,出现了太多失误,而且最后也不是总能找到正确的位置。我们训练表现得很好,但今天踢了一场无法令人满意的比赛。”基米希也说:“意大利正在更新换代,有些好球员走了,因此我们真的很想赢。我们没能踢出自己的比赛风格。”

上半场,5名首发的拜仁中前场球员当中,唯一算是能正常发挥的是右边锋格纳布里。他的脚步明显比其他几个俱乐部队友轻快,而德国队的第一次机会,也是来自于他在右路以一过二之后的小角度打门。不过临门一脚的质量,还是“很格纳布里”,难度大的射门或许会有惊喜,难度小的机会却往往很离谱。例如第38分钟出现禁区混战的时候,无人防守的他竟在点球点附近左脚劲射打飞,糟蹋了这个必进球机会。

戈雷茨卡的射门就更离谱了,2次在禁区边缘附近接队友做球后迎球右脚脱靶,而且是又偏又高,完全没谱。萨内和穆勒同样延续近两三个月以来的低迷状态,尤其是萨内,以他目前谁也救不活的表现,实在不配入选这一期的国家队。或许让他尽快去度假散心,才更有利于他找回本赛季前半程的信心与状态,否则只会越踢越颓。基米希是5名拜仁中前场首发球员中仅有的亮点,不过也是等到换边后才有起色。除了进球扳平,他还较好地发挥了“传球中转站”的作用。

在基米希扳平之后,德国队才终于在最后20分钟内踢出了速度。一方面在于通过连续换人,前场的拜仁元素逐渐稀释掉了,只剩基米希和替补登场的穆西亚拉,后上的京多安、霍夫曼和哈弗茨带来了活动与冲击力。另一方面,这也要归功于意大利在连续换上几名新人后三线明显脱节,而且他们也想抓住最后的时间把比赛赢下来,使得场面变得开放,给了德国队在进攻三区足够的传跑空间。只可惜,京多安与基米希的两次禁区门都角度太正,未能再次击败唐纳鲁马。

随着多特蒙德今夏已一口气引进了聚勒、尼科施洛特贝克和阿德耶米这3名德国国脚,下赛季德国队对拜仁帮的依赖有望下降。弗利克明确表示欢迎多特蒙德招揽更多德国国脚的做法,或许今后几个月多特帮会给他的执教带来更多灵感。不过,在这个世界杯周期内,弗利克必然还是要围绕拜仁帮来打造球队。而在新赛季开始后,只要拜仁帮重现去年同期的状态,情况自然也会大为改观。

如果说单箭头韦尔纳受到身后拜仁帮的拖累,没有得到足够支援,根本发挥不出自身特点还情有可原,那么阵容当中的另外两个软肋——两个边后卫位置,则更多是球员自身能力与发挥不佳了。此次大名单当中,弗利克只选了劳姆这一位正儿八经的左后卫,京特尔、戈森斯和哈尔斯滕贝格等人都名落孙山,令人摸不着头脑。结果第一场比赛,弗利克就作出了解答:原来又要试验“后防全才”克雷尔打左闸。

这已经是克雷尔在弗利克任内10场比赛以来的第10次首发(依旧保持弗利克任内唯一首发全勤纪录),也是第4次打左后卫——去年9月与10月,面对亚美尼亚、冰岛和罗马尼亚的连续3场比赛,他都在四后卫体系中担任左后卫。后来霍夫曼在第59分钟对位替下了右后卫亨里克斯,接着劳姆又在第80分钟换下格纳布里,让霍夫曼改踢右边锋,于是克雷尔最后10分钟换到了右路。

弗利克对克雷尔如此偏爱,原因无非有两点,主要在于他的全能,其次是以他的身材和速度,即便助攻较其他正经边后卫逊色,但好歹防守有保障。结果?意大利右边锋波利塔诺单挑克雷尔简直得心应手,尤其是在下半场,直接制造了2次险情,先是传中找到斯卡马卡,但后者在无人防守下前点甩头顶偏,后是波利塔诺内切到禁区右侧后左脚弧线球攻门将将偏出了远门柱。

当波利塔诺因伤被尼翁托换下之后,单防不力的克雷尔终于酿成大祸。他纵容尼翁托轻松下底横传门前,助攻洛伦佐佩莱格里尼首开纪录。面对这两位能力和经验都谈不上是一流的对手,克雷尔就已经狼狈成这个样子,日后碰上更高水平的边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其实不光是这一场,克雷尔去年10月主场2比1逆转罗马尼亚一战出任左后卫的表现也是相当糟糕。小哈吉首开纪录的那球,就是从克雷尔与吕迪格这一侧找到突破口。赛后,《踢球者》杂志给克雷尔打出5分的全队最差分数。至于让克雷尔担任右后卫,效果也是大同小异,进攻基本指望不上,防守也令人提心吊胆。上一场对荷兰,他就在禁区内从后伸腿绊倒了孟菲斯,只是后来裁判看完录像觉得他轻微触球在先取消点球,这才逃过了一劫。

当然,本场的丢球绝非克雷尔一个人的责任,而是整条防线都出现了严重疏漏,甚至在意大利发出前场左路界外球,接着迅速把球转移到右路的过程中,整个队形的横移太过缓慢了,这是弗利克赛后对这个失球的个人分析。到了尼翁托传球后,前点负责防守斯卡马卡的聚勒完全可以伸腿解围,他却没有这样做,还因此与诺伊尔发生了误会,让球漏到了后点。而替下亨里克斯的霍夫曼又漏防了佩莱格里尼,让对方轻松打入空门。可以说,这是一个系统性错误,而且本场出现了不止一次,只是这支新意大利队着实太过稚嫩,才让德国队逃过了好几劫。

其实劳姆在左后卫位置上的发挥已渐入佳境,完全应该给他更多机会,在面对高水平对手时进一步检验其防守能力。但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弗利克如今又重新试验克雷尔打左后卫,甚至没有征召状态出色的弗赖堡队长京特尔。而且本场克雷尔左、亨里克斯右的安排,多少也有点出人意料。毕竟克雷尔此前已连续踢了3场右后卫,而亨里克斯则是一名左右皆能的多面手,不久前与弗赖堡的德国杯决赛,就是他取代安赫利尼奥出任首发左翼卫。

当然,亨里克斯在最为习惯的右后卫位置上,也没有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而将他替下的霍夫曼尽管进攻犀利,但防守意识和能力着实达不到最高水平比赛的要求,难以充当常规方案。反正在两个边后卫位置上,德国队依旧是一大片工地,至今没有太大进展,弗利克还要试验更多排列组合。但问题在于,这样来回反复地换人试验,真的能根治这个痼疾吗?

此前弗利克试验过三中卫,以及像纳格尔斯曼的拜仁那样,在三中卫与四后卫之间切换的打法,但如今又变回纯正的四后卫。其实吕迪格在切尔西已经打惯了三中卫,而且公认更适合三中卫,尼科施洛特贝克在弗赖堡也是主打三中卫,加上聚勒本赛季在拜仁也没少踢三中卫,那么在国家队也打三中卫的线名特点可以互补的中卫同时出场,也可以让后防线上的更多球员踢回自己惯常的位置——毕竟亨里克斯所在的莱比锡就是打三中卫,劳姆在霍芬海姆也是更多地在三中卫体系中担任左翼卫,戈森斯就更不用说了。总之,德国队如果重新打三中卫(或者三中卫与四后卫切换),已经不能跟一年前欧洲杯的时候相提并论,因为如今有了更多适配三中卫体系的球员。

上任以来依旧保持不败(8胜2平)的弗利克还有足够多的试错机会。但同时,随着还没有在传统豪强身上取得过胜利,他的压力也明显增加。《踢球者》认为,目前绝对没有理由去怀疑这套阵容的基础是否合适,以及弗利克的路线。问题在于,今年以来这3场比赛所踢出来的内容不光缺乏惊喜,甚至还有些开倒车的感觉。尤其这场对意大利,那种“勒夫(后期)的既视感”实在太明显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苗头。

下周二主场对阵去年欧洲杯上淘汰了自己的英格兰——而且是爆冷输给匈牙利后必然会打醒十二分精神的英格兰,德国队要拿出怎样的表现才能回到理想的发展路线上?弗利克必须立即找出答案。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继3月底在客场1比1打平荷兰之后,德国队又在新一届欧国联小组赛首战客场1比1言和意大利。表面上看,尽管没有赢,…

继3月底在客场1比1打平荷兰之后,德国队又在新一届欧国联小组赛首战客场1比1言和意大利。表面上看,尽管没有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